有人說,寂寞久了,最後會忘記有人陪在身旁的感覺。

 

 

昨天割到手指了,其實也沒什麼,至少沒斷。

只是拖著一隻受傷的手,看著煮到一半的菜,只能默默無言的完成它。

媽說我長越大就越神經質,不過是割到一隻手指搞的像世界末日一樣。

 

或許應該這樣說吧,要不是割了那一刀,這學期到現在的壓力就無法得到釋放。

血就像壓力般流洩,鬱悶了一整個月,在這個周末傾巢而出。

新的學期,學校的課業加上國考,蠟燭兩頭燒的下場就是變灰燼。

但不能怪任何人,路是自己選的。

現實生活中,或許走錯路了,但只要重新回頭來過,往往還是會回到正確的路。

但人生走不是想回頭就可以回頭的,有那麼簡單的話,它就不叫人生了。

七匹狼中的主題曲"永遠不回頭"的歌詞是這樣寫的:

 

黑暗試探我,烈火燃燒我。
都要去接受,永遠不回頭。

 

沒有回頭的機會,只能選擇繼續往前走。

 

"追夢的過程可是很孤獨的。" "有我陪你啊。"

"你導我就演。"

這三句話在電影結束後的那麼多天,依然在我心頭縈繞許久,不願離去。

過了那麼久,相信不相信早就沒有意義了。

重點是深知那種痛,不願意自己,也不願意別人受同等的對待。

繼續等待吧,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。

最後就真的會忘記有人陪在身邊的感覺。

 

很多話想說,但卻不知道要向誰說。

或許是難以啟齒,或許是說了也不懂。

沒有人可以說的感覺,真的是很不痛快。

 

 

躺在床上,很孬的把手當作槍,假裝在自己的太陽穴上開了一槍。

這一次,難道我連哭的權利都沒有嘛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爆浪子 的頭像
火爆浪子

傻沛沛過傻日子

火爆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83國語言翻譯公司
  • 將把學子說時下明車為生到而見全地生地車明下時說,為聲

    75國語言﹍翻﹉譯公司

    萬國§翻□譯公☉司﹎

    提○供♀塔﹉加◎路語翻譯等□服﹉務☉

    電◎話○: 02-♀2369-0931

    LINE客◎服○ ID: t23690932

    逐字稿|feikuazhu.tctran.com/